文厉十六

ヒカリ断ツ雨

◎cp:鹤药(鹤丸国永x药研藤四郎),稍微带了一点土方组(还没有到能打tag的程度,借用活击梗)。请注意避雷!
◎如题,是从op得到的脑洞。不过第一次照着歌词写同人,感觉写得乱七八糟的,梦境描写也相当不好,请多包涵。
◎性格ooc不可避(有些问题我觉得我解释的还可以)
◎私设如山(比如已经没有本体的刀剑由某时代召唤而来)。本篇两人已经是恋人,所以称呼相对亲密一点(直呼其名)









        “我在你后面哦。”

        “うん”敌方大太刀发出了悲鸣颤抖着,却依旧坚持着不肯倒下。

        鹤丸国永觉得就这样强硬地斩杀他未免太悲哀无趣,“你,为什么要执着于破坏历史?”

        鹤丸国永只是有感发问,并没有觉得眼前的怪物能说出话来,但是怪物却从喉底嘶吼出“信念.......生……”

        “え?”

        “嗷--"敌刀转身在鹤丸国永恍神的时候挥刀砍伤鹤丸国永的右臂,“うん”所幸敌刀也因此耗尽了最后一点生命力,没有做出更进一步的实质性伤害。

        “你没事吧,鹤さん?"

        “没事,小光。”信念? 生? 怎么会...他,他们.....

        “鹤さん? 要回去了。”

        “哦,哦。”鹤丸国永准备收刀,“うん……"鹤丸国永低头,鲜红的血液顺着胳膊流淌到了刀身上,烛台切光忠显然也察觉到鹤丸国永的状况。

        “鹤さん,刚才你分神了吧,都已经在战场上了,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嗯。”鹤丸国永应了一声,低着头走了。

        “鹤,鹤さん....小俱利,"大俱利伽罗看着烛台切光忠,“我是不是责怪他太过了?”

        “……”









       
        “さに大人,”一只狐之助跑过来,“第二部队回来了,鹤丸国永轻伤,其他人有轻微受损。”

        “……”

        “さに大人?”

        “没什么。"审神者蹲下来轻抚狐之助的头,“让鹤丸国永去找药研藤四郎,其他人去手入室吧。”

        “为什么不亲自给鹤丸さん治疗呢?”

        “听药研君说他自己研制了新药,就让鹤丸君试试吧。”

        “让鹤丸さん试药? 为什么一定是他呢?”

        “哈哈,牡丹花下死嘛。要快点回来哦,不然给你准备的油豆腐就要凉了。”

        “好!”狐之助跑出去。

        ……鹤丸国永...为什么...算了,反正那时刻就要到来。









        鹤丸国永来到药研藤四郎的炼药室,药研藤四郎还没有过来。说起来,他今天去负责马当番了啊。鹤丸国永席地而坐,准备等药研藤四郎过来。

        他们,时间溯行军那些家伙,会有信念也不奇怪,只是太过丑恶了。但是“生"...…他们在惧怕死亡啊……不过也对,我们刀剑男士就是为了将他们斩杀殆尽才来到本丸的。等他们消失以后大概就要回到现世了,自从来到本丸就很少有时间去现世玩了.....
     
        “鹤丸。”

        “药研。”鹤丸国永突然兴奋起来,扭过头去拉药研藤四郎的手。

        “别动。”

        “哦,哦。"鹤丸国永悻悻地缩回手,乖乖坐好。

        看着鹤丸国永一脸委屈,药研藤四郎叹了口气,“自己把袖子捋上去。”然后拿出医疗箱跪坐在鹤丸国永右侧。“鹤丸,你是baka吗? 那个地方不可能伤到你吧?”

        “うん……”

        “这个伤口也太深了吧,你是没有反抗吗?"药研藤四郎拖着鹤丸国永的手臂,用镊子夹起一团紫色的卫生棉。

        “药,药研,这颜色有点微妙啊...”是毒药吧....

        “你在想什么啊,这是最近研制的新药,只是颜色有点奇怪。”

        “え,能猜到我在想什么吗?"鹤丸国永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你的表情已经在说‘え,不是吧,这真的不是毒药吗?’”药研藤四郎抬头,“你啊,明明已经是老爷爷了,却还是什么事都表现得那么明显,真的不要紧吗?”

        “因为是在药研面前嘛。”鹤丸国永随口说出却又信誓旦旦地点点头。

        “这个药用起来会很痛,自己忍住。”药研藤四郎低下头,耳尖的红晕尽收鹤丸国永眼底。

        “嗯嗯~”

        药研藤四郎上身微倾,不经意间贴近了鹤丸国永,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鹤丸国永的伤口。那小心翼翼的动作,令鹤丸国永的内心隐隐地涌现出奇异的感情。

        鹤丸国永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仔细观察着药研藤四郎。药研藤四郎鬓发与额发的边缘濡湿着,似乎还能滴下水来,是洗脸后匆忙擦了一下就过来了吧。明明很在意却又不停地责怪,外表直爽内在不坦率这点也是自家恋人可爱的地方嘛。

        药研藤四郎当然没留意到鹤丸国永的视线,他的心全用在为鹤丸国永处理伤口上了。就算留意到了,也察觉不到鹤丸国永内心的想法。

        “你在战场上到底在想什么啊,流了那么多血。”虽然已经说过类似的话了,药研藤四郎还是忍不住又吐槽了鹤丸国永。

        “哈哈,染上了血才更像鹤啊。”

        “请你染上的是敌军的血。”听到鹤丸国永的说法,药研藤四郎用卫生棉使劲戳了一下鹤丸国永的伤口。

        “ういい,好疼。”鹤丸国永惨叫出声。

        “安静。”药研藤四郎为鹤丸国永缠上绷带,系好结。

        “但是真的特别疼啊一一"鹤丸国永捂住伤口,“药研你要补偿!”

        “……对不起?”

        “不是,是这个。”鹤丸国永把食指放在嘴唇上作了好几次飞吻的动作。

        “果然吗? 那闭上眼睛先。”

        “嗯。”怎么了这是,一般是不会答应我的……这个触感有点不对啊? 而且还很热? 因为吃惊鹤丸国永下意识地张了张嘴,结果就有什么被塞到嘴里了。

        “うん”

        “怎么样? 好吃吗?”……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他果然没理解。

        “嗯,话说回来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啊?”

        “还不是因为你只吃烛台切做的点心,我都不明白你是怎么看出来点心是不是他做的,明明看起来都一样。”

        “是,是,"鹤丸国永打断药研藤四郎,“不过,这是谁做的,感觉味道很熟悉啊。”就像那时信长公吃的甜食甜度。

        “只是拜托大将从现世带的.....

        “药研,”鹤丸国永突然认真起来,握住药研藤四郎的手,“突然想起的,总觉得药研你和织田时代我所见到的感觉不一样。”

        “呵,那你更喜欢哪一个呢?"药研藤四郎眼带戏谑地对鹤丸国永笑笑。

        鹤丸国永拿起药研藤四郎的手,用手心贴着药研藤四郎屈起的手指,把药研藤四郎的手整个握住。然后也回以一笑,揽住药研藤四郎的腰,金色的眼眸凝视着药研藤四郎。

        “つ,つる?”药研藤四郎抬眼,金色随即潜入药研藤四郎眼中,纯净的金色宛似缓缓曳动的烛焰迫近眉睫,两人的额发也几乎要相贴,

        “那当然是……”

        “药研さん。”狐之助的声音从走廊上传来,药研藤四郎拍开鹤丸国永的手,站起来开门。

        “药研さん,さに大人有事情叫你。”

        “哦,我知道了。鹤丸,记得把点心吃完,不要浪费。

        “……狐之助,这些点心给你了。”

        “为什么,这不是药研さん带给你的吗?”

        “虽然很好吃,但味道总让人想到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很让人为难啊...鹤丸国永把点心喂给狐之助。

        “那么,作为对‘干扰气氛’的惩罚,”

        “干扰气氛?”狐之助歪歪头。

        “さに给你的惯例礼品油豆腐就让我吃了吧。”

        “?! 不.....”鹤丸国永已经跑远了。








        “はあ"鹤丸国永盖好被子躺下,“今天一直在想关于药研的事情,明明以前那么冷淡和现在有很大不同..你到底是被さに从哪个时代召唤而来的? 从来没有听过你说过你的过去,问过さに也说不知道....まあ算了,睡觉。”



        “你醒了? 鹤丸君。”

        “为什么你会在我的房间,さに大人。”

        “这是个巧合罢了,本来我是打算送完衣服就走人的,没想到你这就醒了。”

        “衣服?”

        “嗯,一直以来都非常感谢,鹤丸君你是主战力之一呢。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今天就可以回到现世了,请好好享受今后悠闲的现世生活。那么,我就不打扰你换衣服了。”

        “真是久违了啊,现世的衣服。”鹤丸国永陷入沉思,“嗯,我是不是想做什么...对了。”鹤丸国永跑出去,看到药研藤四郎的背影,鹤丸国永停下来叫住药研藤四郎,“药研,我们一起去现世约会吧!”

        “……”药研藤四郎什么也没说,只是回头对鹤丸国永轻笑。

        “……这是答应的意思吧。”鹤丸国永对药研藤四郎伸出手。

        “对不起。”药研藤四郎的身影眨眼间便消失在昏暗背景后。

        “药研?!”鹤丸国永迈开腿,却一脚踏入白日的战场,现世的衣装也转为出阵服。

        “信念.....”敌方大太刀砍下来。

        “あ!”鹤丸国永坐起来,发觉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梦。“药研,"鹤丸国永掀开被子爬起来开门,

        “药研,”在哪里?

        “药研,”消失了?

        “信念……”敌军的声音又一次撞见着鹤丸国永的心房,“生……”鹤丸国永也默念出声,这就是……将来吗?

        “药研,”在哪里?

        “药研”鹤丸国永不停地喊着药研藤四郎的名字,睁大着眼睛环视四周,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好像充满了痛苦无法排解。

        “よい,大家今晚表现得很好,都没有受伤,快回去睡觉吧。”药研藤四郎对弟弟们说。

        “药研に晚安。”

        “ややあ,药研你呢?”鸣狐的小狐狸问。

        “我吗? 我还要写报告,唔。”

        “……”鸣狐盯着药研藤四郎背上的鹤丸国永,小狐狸意外地一言不发。

        “鹤丸……”药研藤四郎拿开鹤丸国永怀住自己的胳膊,转身想责问他几句,不管怎么想在鸣狐面前抱过来都不好吧。

        “药研”,鹤丸国永在药研藤四郎转过身后又赶紧抓住药研藤四郎的手。

        “鹤丸?”药研藤四郎抬头看到鹤丸国永的瞬间,瞳孔骤然紧缩。鹤丸国永的表情如同得到糖果的孩子那样天真烂漫,眼中的喜悦毫不掩饰,但眼瞳深处却是极端的痛苦与绝望,那份喜悦于其中反而显得狂乱。这样的狂喜实在赤裸裸得可怜。

        “う.....”鹤丸国永如释重负般趴在药研藤四郎身上失去了意识。

        “药研,报告交给我吧。”鸣狐开口。

        “……嗯,谢谢,鸣狐。”

        “药研君,欢迎回来...鹤丸君怎么了?”さに走到药研藤四郎身边,身后跟来的是近侍小狐丸。

        “不知道。”さに觉得药研藤四郎似乎快要承受不了鹤丸国永的重量了,毕竟刚出阵回来会很累吧。

        “ややあ,这不是小狐丸大人吗?”小狐狸突然开口了,“不帮忙扶一下鹤丸大人吗?”

        “あ?”刚来的大狐狸的野性直觉并未能察觉到状况不对。鸣狐细长的眼睛盯着小狐丸。

        “好。”小狐丸接过鹤丸国永。

        “药研君,他就拜托你了,请务必照顾好他,最近需要他出阵的次数很多。我有很多政府的工作要做,暂时不会来本丸了。出阵名单我已经做好了,我不在的时候就由药研君你担任近侍吧。”

        “嗯。”

        “那么就这样吧。小狐丸君,请帮忙把鹤丸君背到炼药室,然后和鸣狐君一起写报告吧,一个人会很辛苦的。”

        “やあ,还真是辛苦你了,小狐丸大人。”小狐狸似乎很高兴鸣狐不用一个人写报告,末了还蹭了蹭鸣狐的脸。

        “唔,谢谢。”

        “いいえ,明天请我吃油豆腐就好了。”小狐丸背起鹤丸国永往炼药室走去,鸣狐迟疑了一下,跟了上去。

        “やあ,”小狐狸跳到小狐丸脑袋上,“不愧是小狐丸大人,眼光非常好啊,鸣狐做的油豆腐相当美味呢。

        “哈哈,但是芥末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

        “大将。”

        “抱歉,我的灵力有所不足,看来是我太心急了。但是安心吧,我能感觉到鹤丸君身体上并无大碍。那么,我要走了。”

        “大将,谢谢。”

        “……因为我除了这个什么都不能做啊……”

        “下雨了?”

        “是这样啊,最近天气一直都很阴沉,终于下雨了吗。药研君请快点去照顾鹤丸君吧,淋了雨也不好。”










        “嗯......”鹤丸国永睁开眼,药研藤四郎正跪坐在自己旁边低着头,看起来已经睡着了,下眼睑浮起的一层浅黑色在苍白肤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突兀。

        “呵”鹤丸国永笑笑,想偷袭的时刻心又沉了下来,一直都争分夺秒地与时溯斗争,结果是渐行渐远吗?鹤丸国永感到有点冷,但还是伸出胳膊想去触摸药研藤四郎的脸。

        “鹤丸!”药研藤四郎抓住鹤丸国永伸来的手腕,“总算醒了啊,最近你还有很多出阵任务,看起来你是获得胜利必不可少的战力啊”

        ......连仅存一息的悲伤都无法保留吗?

        “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做了噩梦罢了。”察觉到药研藤四郎的手松了,鹤丸国永抽出手腕抱住药研藤四郎的腰,把脸埋在药研藤四郎怀里。

        “......”药研藤四郎揉揉鹤丸国永的脑袋,“不要抱了,不能安心的话我去给你熬药。”药研藤四郎放轻的声音比之平时更加柔和,鹤丸国永僵硬的心口为之松动,在药研藤四郎怀里摇摇头。“......到底是怎样的梦啊......”

        “那再睡一会儿?”鹤丸国永没有回应,药研藤四郎拿开鹤丸国永的胳膊,准备站起来,鹤丸握住药研的手。

        “我要起来了。”鹤丸国永仍握住药研藤四郎的手不放。

        “......”药研藤四郎回握住鹤丸国永的手躺到鹤丸国永怀里。鹤丸国永顺势紧紧抱住药研,下巴抵着药研藤四郎的头顶,脆弱的脖颈正对着药研藤四郎。药研藤四郎也许是真的累了,只是一小会儿便睡着了。这样的想法,还是先不要告诉药研的好,或许......

        鹤丸国永有抬起视线向门外望了望,阴沉的天空稍显转晴,已经有微弱的光芒透过来了。








        “真是的,这种一眼就能看出的本阵有什么意思。”

        “那就速战速决吧,队长!”大和守安定率先出击。

        “哦!”战场是能让刀剑兴奋的地方,鹤丸国永也激动起来。

        “哈哈,你就是大将吗?”大和守安定砍向敌方大太刀。“唔,”大和守安定似乎有些吃力。

        “大和守,拜托你帮忙解决小光身边的短刀吧,这个就交给我吧。”

        “嗯。”

        “那么……”

        “い……”敌方大太刀发出声音。

        “……え?”又是能够说话的吗?

        “生……”

        “生……あ!”

        “鹤さん,”烛台切光忠扶住鹤丸国永,“没事吧?”

        “狐之助,回城吧。”解决完敌方大太刀的大俱利伽罗走过来,“……鹤丸?”

        “鹤さん你还好吧?”烛台切背着鹤丸国永,鹤丸却一言不发。

        “第二部队归来。”狐之助跑到近侍药研藤四郎身边。“さに大人,”看到药研藤四郎身侧的さに,狐之助的眼泪涌出。

        “怎么了?”

        “鹤丸国永重伤。”药研藤四郎抖了一下,最终还是看向さに没有动。

        “......我明白了,把他带到我的房间吧。”

        “嗯!”狐之助跑开。

        “鹤さん你还好吧?”烛台切背着鹤丸国永,鹤丸国永却一言不发。

        本来有晴天征兆的天空阴沉下来,一条细丝落到鹤丸国永头上。

        “う”鹤丸抬头,有一条细丝紧追而来,接着一条条细丝齐落下去,雨下的更加繁密了。“下雨了......”鹤丸国永只是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さに大人,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如果我知道的话。”

        “我们将时间溯行军消灭后会怎样?”

        “......”さに握了一下拳,“会和你之间在现世的生活没什么区别,不过政府一定会给予你们更多优厚的待遇作为报酬......”

        “那么药研他们呢?”鹤丸国永打断さに。

        “......”

        “他们是已不存在于现世之刀,是这样吧?”

        さに也没有逃避,直截了当地回答“从哪里被召唤而来,他们就会回到哪里。”

        “你不会不知道他们会......”

        “正如你所想的。”さに站起身,“这是他们的命运,也是历史,为了守护历史而战斗的你们,当然也必须接受这一切。”さに说话时一如既往的温和,鹤丸国永却觉得仿佛有一股冰水注入他的心胸。

        “为什么不说?”鹤丸国永仰头盯着さに,“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我最近的灵力不足,无法与预知到最终战的时刻,若是说了,反而会影响日后的战斗情绪。”鹤丸仰着头,也许是压迫了脑后勺的缘故,满眼闪烁着黑色的浮块。

        “......”看到鹤丸悲恸的表情,さに开口,“这一切都是为了守护历史。”

        “即便如此,如果现在依然前进......”

        “鹤丸君”さに用比平时高许多的声音说,“我们是光,为了驱散黑暗而战斗。药研君他们……是介于光明与黑暗之间的云。”

        鹤丸国永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要停止鼓动了,但还是站起来朝门外走。

        “鹤丸国永,”さに伸出手,手心闪烁着异样的光,“不许把这件事以任何形式透漏给别的刀剑。”

        “唔。”鹤丸一头栽倒在榻榻米上,“这......是......”

        “さに对刀剑的行为命令特权,始且也是与你们签订契约贡献灵力让你们去战斗了。不然你以为,为何堀川君始终没有破坏土方的历史?”

        “你......さに......”鹤丸国永站起来,望着さに,“光?说成是伪善会更好一点吧?光芒遮住云彩,知道那意义吧。”

        “嗯,知道。”

        “きさま......”鹤丸咬牙,终于还是跑了出去。

        “唔。”さに坐倒在地上,“哈......幸好特权有限,只能命令使用一次一件行为没有被他察觉到......本来是为了在刀剑暗堕的时候使用的,鹤丸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不能想办法让天气晴好吗?”歌仙兼定拿着白色的布,“衣服完全都无法晾干,这样就一点都不风雅了。”

        “这样不行啊……这要耗费灵力的。”さに叹气,“我最近灵力不足啊……”

        “啊,抱歉。是我多嘴了,さに大人。”

        “没关系的。”さに摇摇头。

        “……”鹤丸国永碰到了晾衣杆。

        “鹤丸さん?”

        “是因为伤还没有养好吧。”さに对歌仙兼定笑笑,“看来让他来帮忙是我的错呢。”

        “鹤丸さん要不要休息?”歌仙兼定提议。

        “……好。”鹤丸国永走了,さに紧随其后。

        “鹤丸君”,看四周无人,さに叫住鹤丸国永,“为了那些不改变的日子,总要有些牺牲吧。”

        “……”

        “请你镇定下来。虽然不能感受到具体时间,但是大概就是最近了,根据测算,把你编到终战队伍里面,胜率会有所提升的。我言尽于此,希望你能处理好自己的感情。毕竟,时间会吞噬流逝的一切。”さに转身回到之前的路,准备回去帮歌仙兼定晾衣服。

        “但是很疼啊……”雨丝徐徐落下。









        鹤丸国永回到自己的居室,倚靠着廊柱坐在廊下。冷眼看着雨水砸到种在院子里的山茶,然后顺着花瓣滑到泥土里。

        “鹤丸?”药研藤四郎经过鹤丸国永居室的时候,往里面看了一眼,就看到鹤丸国永一脸困倦的样子。

        “……”药研藤四郎走到鹤丸国永面前,“不进屋吗?你的伤还没有养好吧?”

        “又一次开始下雨了。”鹤丸国永看着药研藤四郎。

        “在伤春悲秋吗?まあ,风雅的事情我不懂,所以体会不到啊。”药研藤四郎摇摇头。

        “总之,我先走了,今天有出阵的任务。”药研藤四郎拍拍鹤丸国永的肩膀,“快回去吧。”

        “嗯。”望着药研藤四郎远去的背影,鹤丸国永下意识地伸出手。雨依旧下个不停,落在山茶花,落在小道,亦落在鹤丸国永的胳膊和药研藤四郎的身上。

        “无限悔恨的过去……”鹤丸国永仍然没有收回胳膊,湿润的雨敲打着鹤丸国永的手腕。鹤丸国永闭上眼睛。










        “药研通,药研通……”鹤丸国永在本能寺中踉踉跄跄地跑着,跑向记忆中他会在的地方。火焰在廊柱上摇曳,黑色的烟从中生发出来。

        “药研通!”鹤丸国永觉得自己的喉咙发疼,连胸腔也不受控制地憋闷。药研通吉光没有回头,收回舞《敦盛》的动作。

        “药研通!”鹤丸国永的泪管好像不受控制了,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药研通吉光就那样倒下了,华美的和装下摆如同绽开的花,然而药研通吉光却好像真正的人偶似的落于其中毫无反应。火焰烧得更旺了,屋檐发出轻微的哗啦声。

        鹤丸国永感到恐惧,想要冲过去,却被两个人拉住胳膊。

        “鹤丸国永大人,御牧大人早就想到您不会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所以为了您的安全,得罪了。”

        “药研通!”随着升腾起的黑烟,房屋坍塌下来,数不尽的微小火星扑面而来,但是却一点也不烫,只是闪着微弱的光。鹤丸国永的心房好像激烈地变形了,这当中充满了无能为力的悲哀。

        “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明白……”

        “谁?”鹤丸国永睁开眼。

        “我。”さに拿着毯子,“抱歉打扰你了,但是你着凉的话也不好。稍微有点在意你的情况,所以就来看看。”

        “……”

        “噩梦吗?”

        “药研……”

        “即便如此,正因为还有光。”像是猜到鹤丸国永想说什么了,さに作出相应的答复。

        “如果说那是对的,为什么你的视线会逃离?”鹤丸国永盯住さに的眼睛。

        “……”

        鹤丸国永站起来走开。本已使本丸阴沉不少的细雨下得更繁密了,鹤丸国永定睛望着远方,隔了一会儿视线收回到眼前。

        就算会伤害别人……









        “堀川君请坐。”さに看着来到自己身侧的近侍,“想要请教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可以啊。”

        “关于之前我告诉你的这件事。然后,鹤丸君也知道了。”

        “え?”

        “他自己察觉到的。所以最近一直是这个状态……”さに叹气,“为什么?他作为镰仓时代的老刀,应该经历不少了吧。明明在平时的任务里也不会为了旧主迷惘,怎么到了刀身上他反而就不明白了呢?”

        “就算さに大人你那么问……”堀川国广脱口而出,随即以平静的语气说道:“因为那不一样啊……”

        “不一样?”

        “药研さん的话,是鹤丸さん恋慕的刀剑,这份感情与对主人的感情不同。更何况,本来是不可能再见的,又一次相见了……”堀川国广低下头,看不清他的神色。

        “嗯,我知道了。”

        “さに大人是对鹤丸さん使用特权了吗?”也没有听他提到过这件事。

        “怎么了?还在记恨我吗?”さに掩袖轻笑。

        “不。”堀川国广摇摇头,“应该说是我太过冲动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再一次与兼さん相遇,这样的我在本丸与他再次相见的时刻便决定为他付出一切。不管是改变历史,还是做违背本心的事情,怎么样都好。”

        “……”さに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不过,さに大人你对我使用了特权,所以土方先生的历史我无法改动。”

        “嗯。”

        “所以我才会劝兼さん和我一起。不过,没想到他已经放下了……错的人真的是我啊,还是把他当成以前的小孩子的我……”堀川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对不起,你还是要和他再度分离,我什么都不能为你们做。”

        “不,已经很开心了。见到这样的兼さん,真的不愧是兼さん啊,又强大又帅气。他真的是长大了呢。”

        “嗯。”

        “さに大人,”堀川国广收敛情绪,“对于当初我的背叛,明明让我自裁就可以了,你却选择命令别的,为什么?”

        “像堀川君这样成熟的刀剑男士,不会有特意改变历史的想法,也不会暗堕。”

        “这样啊……さに大人,你能揣测人心,却又不能理解感情,所以才无法理解鹤丸さん的。”

        “嗯。不过,你想好离开他了吗?”

        “不用担心的,有陆奥守さん这样的朋友在,他一定不会寂寞的。而且,他已经成长到能够接受这些了。”

        “明天就不用过来了,近侍的话换成别人也可以。请回去休息吧,堀川君。”

        “谢谢,さに大人。”








 
        “这是今天的出阵成员。”,さに拿出名单,“大家请加油。”

        “鹤丸君,请过来一下。”さに对鹤丸国永招手。

        “さに……”

        “这是终战,希望你能努力。”さに翻出一盒御守,“请一会分给他们。还有就是,我也不了解敌军,希望你们多加小心。”

        鹤丸国永没有回应。

        “如果你心情还没有平复的话,或者是想陪着什么人,可以换成别人。”

        “不需要。”鹤丸国永接过御守。

        “……哦。”








        “这是迷雾啊……おい,鹤丸……”

        鹤丸国永一头扎进迷雾中,“哈哈,在迷雾中的敌军还真是让人惊吓啊,就放心交给我吧。”那副斗志昂扬的样子确实也让队友们没什么异样的感觉,所以也就放任鹤丸国永了。

        “……你是他们的大将吗?”鹤丸国永指着眼前的敌刀。

        “嗯,是哦。”敌刀突然开口了。

        “……?”又是可以说话的……

        “你的心在迷茫呢~真的要杀了我吗?”敌刀咧开嘴笑了,“那样的话,你们就不会有敌人了呢。”

        “……”敌刀的话戳中了鹤丸国永纠结的心。

        “来了哦~”敌刀扑过来,鹤丸国永拿刀去挡,“え?”敌刀不仅没有躲,还没有还手,直接撞上来。

        “你……”

        敌刀放任鹤丸国永的刀贯穿自己的身体,然后看着鹤丸国永,“想要我的力量吗?”

        “え?”

        “我的力量已经不足以达成目标了,但是如果和强大的刀剑的力量结合……”敌刀抱住鹤丸国永,“怎么样?这扭曲时空的力量。”

        “为什么找上我?”

        “嘻嘻,你的心已经告诉我了,你的念头。”敌刀露出扭曲兴奋的笑容,“这样的话,改变历史也好,成为敌人也好,全部都可以哦~”

        “成为你的傀儡吗?”

        “啊嘞,不是哦,你的意识没有必要侵占。只是,消减感情罢了~”

        “……拿来。”

        “那么,就给你吧。”敌刀的血涌出,身体也逐渐化作黑气。“你可要好好改变历史啊,哈哈哈哈。”

        ……

        “鹤さん,已经解决了吗?”

        “嗯。狐之助,回城吧。”

        “了解!”





        “是狐之助的消息,他们要回来了。”さに抬头看看药研藤四郎。

        “那拜托大将在他们回来前送我走吧,虽然会浪费大将的灵力。”

        “……不告别吗?鹤丸君。”

        “没有必要,他一定会很麻烦的。”药研藤四郎皱着眉头笑笑,眼底掠过一丝悲伤。

        “好,如果这是你所期望的话。”





        “さに大人,他们回来了。”堀川国广走进来。

        “嗯,我知……堀川君?”さに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为什么你还在,难道……唔”さに的腹部一阵刺痛。

        “さに大人。”堀川国广拔刀,指着さに背后的黑发红瞳的男性。さに用眼神制止了堀川国广。

        “さに的血,果然有不少灵力。”黑发男性收刀,“真是多谢了。”说完便消失于黑色的光阵。

        “さに大人”堀川国广扶住さに,“这个声音是……”

        “没关系,我已经预料到了,只是对不起药研君了……”








        灰蒙蒙的天空渐渐压低,阴沉沉的乌云缓缓翻腾,仿佛欲死死镇住晴日。雨丝接连不断地落下来,又渗入泥土不见。

        已经不会被他们原谅了,心里的爱似乎也快感受不到了……但是没关系,只要能拯救你。

        鹤丸国永在走廊中穿行,火舌在滚滚上升的黑烟中曳动,火势向四周蔓延,吞噬着房屋。

        “药研。”鹤丸国永走进药研通吉光的居室,药研通吉光立于火海中,火光在他的脸上摇曳。鹤丸国永对药研通吉光伸手,“和我一起走吧。”

        “……”药研通吉光回头,瞥见是鹤丸国永,眼神更加冷淡,“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回去,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背叛者御牧家的藏刀。”

        “……”药研通吉光眼神的冷淡疏离让鹤丸国永感受到了无尽寒意,即使处于火海之中,这种冰冷的感觉还是畅通无阻地渗透了鹤丸国永的全身。鹤丸国永感到脱力似地跪下来,眼泪不受控制地簌簌落下,内心深处的声音,如果你能听到,理由什么的,除了那以外没有其他。

        “我爱你。”鹤丸国永用手掌捂住脸,眼泪控制不住从手掌下的阴影流下。

        “……”

        “え?”鹤丸国永余光瞥见白布袜脚尖停在自己面前。

        “你明明已经感受不到感情了,这只是你的执念啊……”药研通吉光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跪坐在鹤丸国永面前抱住他亲吻。

        “……”鹤丸国永感受到有什么被送到嘴中,但是却不想推开亲吻着自己的人,只是抱紧了他。如果是你的话,就算是毒药也会全部吞下,因为你已经是“美しい毒”……

        敌刀的力量在流失。

        “我,”药研通吉光伸手抚着鹤丸国永的脸,眼泪在眼眶中闪烁,“拯救了我的人,正是你啊。”

        “药研,我爱你。”鹤丸国永握住药研通吉光的手不肯松开。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只能前进,因为守护历史是我们的任务啊。”

        “……你是……”

        药研通吉光,不,药研藤四郎对鹤丸国永笑笑,“さに召唤的我,是这个时间的,被你所拯救的我。”

        金黄色的光芒出现于鹤丸国永脚下。

        “药研!我,只是想让你留下来……明明好不容易再次相见了,为什么……”

        “回去吧,已经不需要答案了。”药研站起来,走回原地。不知怎的,鹤丸国永感到离别就要迫近,眼皮又温热起来。

        “结束的时候,如果需要留下什么,”药研对鹤丸国永轻笑,意外地与鹤丸国永的梦境中的微笑重合。

        “真実でいい”









注:“拯救了我的人,正是你啊。”:(虽然有剧透的嫌疑,不过)这大概是织田时代妄想的结局?
感谢看到这里。会有番外篇的,毕竟总觉得这样结束有点迷(虽然这篇本来就很迷),也会交代一些在里面没涉及的事情(比如为什么さに灵力不足之类的)
可以的话,希望能有评论,会影响番外的走向的(虽然我现在满满都是稿子多灾多难打了两次的报社心情)
特权的话……感觉令咒既视感hhhhh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