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厉十六

织田时代妄想(2)

◎因为觉得更新的部分和上一次的放在一起比较好,所以把这一次的更新和上一次的更新连在一起发了。
◎cp:鹤丸国永x药研藤四郎(请注意避雷!)
◎本来这是个短篇,但是最近突然想发展后续了,争取把药研通吉光被鹤丸国永攻略(鹤丸国永的心路尽量体现)写完。
◎私设各种(本次有实休的出场,很在意药研通。烛台切在此名称为“末之光忠”,私设是幺弟。)
◎感觉人物ooc的话,还请海涵。有意见也请多多指教。









        自那日鹤丸国永说出“我好像沦陷了”这番话以后,只要一有机会鹤丸国永便往药研通吉光所在处跑,大体上都是去进行惊吓活动。

        “怎么样,吓到了吧?”

        “……”药研通吉光扭头并不理会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尴尬地笑笑,想着时间差不多要到了,就出去了。





        “啊,今天也是没有反应的药研通啊……”鹤丸国永内心也莫名涌起不舒服的感觉,错觉吗……

        “啊,实休啊。”鹤丸国永看到迎面走来的实休光忠,寒暄了一下,考虑到自己的心情,还是决定对话到此为止,“我先走了。”

        “鹤丸。”实休光忠叫住鹤丸国永,“那么执着于药研通吗?”

        “嗯?”鹤丸国永转而问实休光忠,“你问这个做什么?”

        “只是作为同僚的关心罢了。”

        “え——”鹤丸国永暧昧一笑,“只是同僚?”

        “……”实休光忠的脸色逐渐阴沉。

        “啊,也是,两位都是信长公的爱刀啊。”鹤丸国永及时转换了话题。

        看实休光忠脸色逐渐有所平复,鹤丸国永开口:“你都用‘执着’这个词了,心中不是已经有所断言了吗?之前我确实是很明白地对你的幺弟说过已经对药研通沦陷了,你是知道这个才问的吧?”

        看着鹤丸国永嬉皮笑脸,又说出这样暧昧的话来,实休光忠不可避免地想到那些会拉住药研通吉光的所谓权贵,内心不禁怒火中烧,“如果你是对他抱有那种想法的话,你最好放弃。虽然他作为短刀,各种方面都很像xx,但即使是最卑微的无名时期,也是足利家的短刀,不会行那种事情。”

        “……”

        “实休大人。”在鹤丸国永刚打算开口讲些什么时,一名仆从走到旁边叫实休光忠,“织田大人叫您。”

        “ああ,”实休光忠转身,末了又留下一句话,“这个话题,等我回来以后,请务必继续。”

        “还真是辛苦啊,不愧是爱刀,不知道这一次药研通会不会也在,应该会吧,毕竟是怀刀。”鹤丸国永望天,“那句话真的那么容易让人误解吗?我看起来就那么像那种人吗?我只是沦陷于想要成功惊吓他的心情了啊。”

        不过,我是不是该放弃了,不管怎么做,他一直都没反应。难道那个时候是我的错觉,他就只是一具空壳吗?虽然在我的心中是有一见钟情的悸动,不过,如果只是基于空壳那美丽的外表以及一瞬间的感情流露,那份悸动,很快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吧……









        原来是要举办夜宴啊,鹤丸国永听着末之光忠传达的消息点头。

        “鹤さん……你这一次的夜宴能不能收敛一些……”末之光忠纠结着提议。

        “え,光忠你怎么这么说,我什么时候在宴会上做不好的事情了吗?”

        “以前确实没有……但你很明显现在对药研通さん有特别的想法,一有时间就跑到他那里。这种非常不收敛的行为,你也知道信长公不会喜欢的,你最近都没有被信长公叫,不是因为信长公特别忙,只是药研通さん没有向信长公抱怨罢了。”末之光忠说着说着自己也不明白了,小声嘀咕:“他明明是很烦鹤さん,却没有去抱怨,如果抱怨了,鹤さん绝不会有可能再烦到他,这是……”

        鹤丸国永没听见末之光忠小声的话,只是听到了前半部分,突然兴奋地问,“这么不放心得劝我,是不是药研通要在夜宴上做什么啊?一般情况下,他可都是和信长公坐在一起的,我肯定不会这种情况下惊吓他。”

        “……你还不知道啊。算了,反正就是要防止你出格的,现在让你知道本来就是应该的。”末之光忠说,“药研通さん有什么要表演,不过不是《敦盛》。”

        “哦哦。”鹤丸国永点点头,“话说,我怎么可能在别人当众舞蹈的时候打扰啊,信长公肯定也在啊。”

        “哦……”

        “喂,你这个怀疑的眼神是闹哪样啊!”










        夜色降临于此世。鹤丸国永也在准备就绪之后,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无聊良久了。

        “哦哦,是信长公的爱刀啊。”

        “不愧是信长公的爱刀,如此美丽。怪不得信长公那么喜欢,更不用说还有那个传说。”

        “这个长相还真是让人想到……”

        ……

        听见议论声,鹤丸国永抬头。

        朦胧月夜中,身着带有织田家纹为暗纹的狩衣的少年微微侧头,同时抬手置于下脸颊前作饮酒之姿。高悬于天空之满月,此夜散着皎洁白光,轮廓模糊,淹没于黑中透蓝的夜空中。随风落下的樱花花瓣纷纷扬扬,仿佛是为了少年不顾一切地散落,在月光下好像带着粉色莹光。

        在四周的灯火的映照下,药研通吉光低垂着的眉眼与置于下脸颊的手使药研通吉光带给人的感觉更加难以捉摸。给人想握住他遮挡住面颊的手将其拉下,看他抬眼吃惊地望过来的表情。不过,这或许并不适合风雅的需要,现在信长公他们还在看着呢……

        药研通吉光终于收回手,抬眼平视前方,注视着那个方向中的人,倾注了全部的身心,根本无心思于其他人,因此也不会注意到鹤丸国永投过来的眼神。然后,药研通吉光抬起头,少年感十足的脸庞摆出面无表情的样子出奇的美丽。与此同时,药研通吉光的视线也随之上移,薄紫色的眼瞳在视线触及夜空中的满月时明显地瑟缩了一下,之后便是探求的目光,想要知道些什么,如同深陷迷雾之中的迷惘。

        在探求些什么吗?“很美丽啊,不过这双眼瞳中流露出的感情似乎并不适合这次的舞。”

        “嗯?被你看出来了啊。”

        “这很难发现吗……”鹤丸国永回头,“我好歹也是平安老刀……信,信长公?!”

        “这个方位是距离他最近的地方,光线也恰到好处。”

        ……这倒是。“啊,不懂风雅之事是这种方面的感觉(感情表达错位)吗?那是不是不要舞动会更好啊……”不对,我是喜欢的,这份美丽。

        织田信长侧头看了鹤丸国永一眼,“这迷惘的感情,或许也挺适合这朦胧月光的,这孩子是想为我起舞啊。”

        “……”

        “况且,看起来极尽风雅的景色中,那些花草也是不懂风雅之事的吧?不过这么比喻也不恰当,就算再怎么说‘不懂风雅之事’,这孩子也是出身足利家的。”语毕,织田信长便转身回正座了。

        总把“不懂风雅之事”挂在嘴边,该说他是谦虚呢,还是真心这么想呢?对他的兴趣又提升了啊。

        鹤丸国永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以至于忘记了自己刚才做的某件事情和眼前既定的能剧的需求还浑然不知,还颇有兴致地端起面前的酒杯饮下其中的美酒。

        “うん,这个,好喝。”鹤丸国永喟叹。然后抬眼打算继续盯着药研通吉光,就看到药研通吉光将手移到狩衣领口处时明显一滞,之后缓缓下移继续。   
 
        啊!しまだ!我把他的扇子拿走了……本来只是想意思意思惊吓一下的,结果现在……不可能啊,药研通会那么不谨慎吗……

        啊啊啊啊啊,总,总之,先想办法解决这件事吧。鹤丸国永悄悄退下去拿纸扇,要怎么不着痕迹地给他拿过去啊……鹤丸国永开始慌乱起来,眼神乱飞,也正是在同时瞥见了不远处的紫色不知名花朵。

        那些不知名的花朵几乎融于幽深月夜,若非是有花瓣上晶莹剔透的露珠折散出的月光清晰地将两者分割开来,这些小花会否脱离脆弱的细茎而浮入夜空呢?鹤丸国永不得而知,但心中浮现出一个想法,或许是可以借此将纸扇恰当地交付给药研通。

        鹤丸国永悄悄移到那丛小花旁,轻轻摘取下几朵置放于打开的纸扇之上。虽说是想看他手执小花的可怜可爱之姿,但若因此手指沾染上露珠与花茎的汁液,就破坏此时的意境了吧。

        鹤丸国永移到舞台边角黑暗处,在药研通吉光靠近过来时,将扇柄端对着药研通吉光从黑暗中递出。虽然知道自己应该低着头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以及表达歉意,但鹤丸国永还是无法抑制地抬着头,想看药研通吉光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药研通吉光在看到纸扇的瞬间愣了一下,眼中倒映出扇面上的深紫色中带黄环小花。眼瞳的薄紫色与花瓣的深紫色兼容性极强,原本迷惘的眼瞳更是平添了几分迷幻。但鹤丸国永的心更多的是为他眼中映出的花瓣上的少许黄色所吸引,是因为那出奇的不违和感,或许还有自己因此产生的私心。若那黄色是自己的瞳色,就算真正惊吓到他了吧。然而那嫩黄色与浅金色的明显差异,也让鹤丸国永清楚地感知到现实。过分真实的感知,让鹤丸国永的思绪自迷幻之中脱离。

        手中拿着的扇子微微一动,是药研通吉光拿住了扇柄。不等鹤丸国永紧张完毕,药研通吉光便将扇子自鹤丸国永手中平缓抽出。

        药研通吉光端着扇柄将其移到自己身前定住,缓缓转过身体,停于肩侧的纸扇翻转,展露出华丽雅致的扇面遮住脸侧,紫花也随之散落。此时,清风拂过,那些紫色小花好像绕着药研通吉光飘扬的衣袖打旋,十分可爱。

        在这瞬间药研通吉光轻晃手腕,移开扇面,回过头对着鹤丸国永的方向微勾唇角,好像是在轻笑,又好像没有,在夜色中如水般沉静。啊……鹤丸国永不禁惊叹出声。虽然心里明白这只是固定的步法动作,但鹤丸国永还是忍不住心神为之牵引。在面向鹤丸国永的眼神中纵使并无传达给鹤丸国永的感情,但那静谧之感显得有如迷梦般令人回不过神来,让人觉得仿佛身心都被吸引入那瞬间美的暗泉。

        药研通吉光早已结束了那个动作,只余下落在地面上的紫色小花。月色下,小花显得极其美丽,大概是因为是夜晚的原因吧,小花们都呈微合状态。这时,刚才的瞬间美突然浮现在鹤丸国永的心头,药研通吉光自战场长大的气势与恍若不存在于此世间之美,まるで,月下盛开之花……

         やばい,好像被吸引得无法自拔了,估计以后就算不会有那份悸动了,这瞬间美也不会被自己遗忘吧。鹤丸国永突然松了一口气似的嘿嘿一笑,产生了放心的感觉,说不定真的不是错觉呢。决定了,惊吓,要持续下去。









本次大概是想写鹤丸国永逐渐失去兴趣之时,又重新产生了一些,然后又被吸引得更多了。至于药研通不举报鹤丸国永的烦人,以及那个扇子的问题后面会提到的。
本文所谓的舞蹈,就是能剧之类的……那个时代是觉得这个好看风雅……
文中提到的紫色小花是花丸ed(药研一个人被留在花丛里)里出现过的大长白耧斗菜。
至于以前的文的车,我是真没办法了,没办法补档了,图片都被吞了(T_T)
上一次更新,其他的都无所谓了,但是阅读量感觉少了很多……希望只是因为我的个人问题而不是最近鹤药又冷了……(•̩̩̩̩_•̩̩̩̩)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