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厉十六

试阅读

cp:一药,三日药(请注意避雷)
如题就是个试阅读,有意见请务必告诉在下
剧情背景是假如药研通吉光没有殒身本能寺的另一种可能性。
充满了个人妄想的此时期角色性格:虽然是兄长但是实际并不算成熟,并非日后温柔可靠的感觉的一期[请注意] 比现在稍微年轻的爷爷[请注意] 非常在意,无法忘怀信长的药研通吉光(所以和一期一振关系微妙)  秀吉的性格大概参考[忍者少女千鸟](因为正史太难说了)






        一期一振侍坐于丰臣秀吉身侧,看着来向丰臣秀吉献上至宝的人带走一个少年走到丰臣秀吉面前。少年身着白紫相间的狩衣,脸上戴着狐狸面具,束起的马尾长至脖颈。是要献给太阁大人的“小姓”(在此加双引号表不太好的那个意思)吗?一期一振看着少年衣袖下露出的纤细手腕,连同肤色都透露出病态的苍白,是和茶茶大人一样楚楚可怜的类型吗?这个人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太阁大人。”那人突然开口道:“此乃遗世之至宝,忠义之刀药研通吉光,也是织田信长的爱刀。”那人取下少年的面具,“虽说经历了那场大火和从前多少有些不一样了,不过太阁大人的话,一定能看出来的。”

        “的确是那个魔王的爱刀。”丰臣秀吉似乎很高兴,“许久不见啊,药研通。”

        “……”少年仍旧垂着头,甚至都没有抬起眼来正视丰臣秀吉。

        一期一振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些什么,可对于“药研通吉光”又不知该说什么,那便是自己那个扬名天下的兄弟吗?

        “还是如以往一样冷淡啊。”丰臣秀吉像是习以为常的样子。

        对于丰臣秀吉一点也不生气的反应,一期一振一点都不意外。自家主人很早以前便说给关于药研通吉光的很多事情,最常说的就是“药研通吉光在表演能乐的时候真是美丽啊,这样美丽的刀剑不愧是信长大人的爱刀。”

        “对了,一期一振,你们是兄弟吧?”

        “是,太阁大人。”

        “那你陪他说说话吧。”

        “是。”明白了丰臣秀吉意思的一期一振走到药研通吉光面前示意他跟着自己走。药研通吉光乖乖地跟在一期一振身后,一言不发。一期一振觉得有点烦躁,这份忠义,就那么不愿意献给太阁大人吗?





        现在,药研通吉光正坐在一期一振房间的绸垫上,依旧是一言不发。一期一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忠义之刀还是背叛之刃?他让吉光的刀剑更加显名又是否值得称赞,而且现在并不愿意效忠于太阁大人。

        “药研通。”丰臣秀吉路过一期一振的房间顺便走进来坐下,“为我舞《敦盛》如何?”

        一直一言不发的药研通吉光突然笑了,抬头看着丰臣秀吉,“风雅的事情我不懂,但是战场的事就请放心交给我吧。”

        “……对,对了,今天我要去给宁宁送礼物。”丰臣秀吉虽然听出了药研通吉光话中满满的嘲讽,不过还是宁宁的事情更重要,所以没说什么便站起来走了。

        “药研通!”一期一振终于发怒,“你怎么能对太阁大人如此失礼?”

        “只不过是信长公的家臣。”药研通吉光全然不管一期一振的愤怒,直视这一期一振的眼睛陈述。

        “你……”

        “哈哈哈,一期,听说你这里有好玩的啊。”三日月宗近毫不客气地笑着走进来。

        “三日月老爷。”药研通吉光跑到三日月宗近背后攥紧三日月宗近的衣袖。

        “一期,这样吓到药研通可不好,我就带他走了。”三日月宗近话语中全然没有询问的意思,拉着药研通吉光便走。

        自己的兄弟在别人面前如此乖顺,这让一期一振内心有些莫名其妙的感情,终归也只是一个人坐下生闷气了。




        “许久不见啊,药研通。”三日月宗近拉着药研通吉光坐在廊下,“刚才药研通躲到老爷爷我身后真是让人吃惊啊,这可不像你。”

        “因为……这是摆脱那家伙最快的方法。”虽然不想说,但被三日月宗近好奇的眼神盯着也让药研通吉光不得不妥协。

        “是吗?”三日月宗近伸手抚摸药研通吉光的发尾,“药研通的头发变短了很多啊……”

        “因为被火烧过了。”药研通吉光低头。

        “……”三日月宗近抚摸药研通吉光头发的动作一滞,转而握了一下药研通吉光的头发。

        “?!三日月老爷?”被突然抱住药研通吉光显得不知所措。

        “自从松永一役后,就很久不见了啊,本来以为再也无法相见了,但幸好又一次见到你了。”三日月宗近不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年轻气盛,但是并不为此感到懊丧。

        “……是啊,本来是再也无法相见的……”那个男人,一个人会不会寂寞呢?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