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厉十六

与猫交换灵魂的荒诞一日(完)

cp:鹤丸国永x药研藤四郎(请注意避雷)

◎复健文,强行写不擅长文风,所以看起来勉强。

◎性格可能ooc预警





       我是药研藤四郎,现在好像是一只猫……

       药研藤四郎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慢慢抬起右手然后猛然睁眼……啊,是肉球啊……药研藤四郎在内心抽动了一下之后,强行镇定下来接受了现实,如果忽略掉心中那若隐若现的不祥预感的话。

       药研藤四郎,不,是猫走到水池旁边。哦,能熟练使用这个身体啊,是好事……那一刻,药研猫的内心突然想起审神者说过的一句话:“熟练得让人心疼…”看了一眼水中的倒影,猫一身黑亮的柔顺皮毛,脖子上系着紫色丝带……虽然有想到会是审神者养的球球(毕竟之前自己是和它呆在一起的),不过确认之后果然让人内心复杂啊……

       那么问题来了,我的身体在哪里?

     “喵?”

       药研猫应声回头,就看到自己的身体蹲在地上,对自己笑着“喵”了一声跑了。

       跑了……猫药研撒娇意味的笑容突然浮现在药研猫头脑中,药研猫也在此刻知晓了那份不详的预感到底因何出现。

     “不好(やばい),那只猫要用我的身体做什么?!”然而猫药研已经不知所踪。药研猫觉得自己没有比现在更深刻地体会到并感激猫这种生物灵敏的嗅觉,于是药研猫开始感知气味对自己的身体进行追踪。

 



 

    “怎么样才能让药研他坦率一点呢?虽然知道他是个可靠的孩子,但是作为兄长,果然还是想看到自己的弟弟对自己撒娇的样子啊……”一期一振沉浸于自己的想法中叹气,完全没有接到莺丸的暗示,毫不自觉地发问,“莺丸殿你觉得呢?”

       一期一振侧头看向好友,然后成功与药研藤四郎四目相对,“啊。”一期一振瞥了一眼身边的好友,莺丸则回给一期一振一个“我刚才提醒过你了,是你没发现”的眼神。

       一期一振视死如归般重新与药研藤四郎四目相对,“药,药研,我……”

       药研藤四郎并没有回话。

       这是生气了吧……绝对是生气了!一期一振干笑两声,发现药研藤四郎没有戴着眼镜,赶紧转移话题,“药研怎么没戴眼镜?要出阵吗?”

       面前的药研藤四郎还是没有答话,并且莫名其妙地展现出一脸疑惑,小声叫“喵?”

     “……药研?”刚才是不是“喵”了一声,我没听错吧?!不对,肯定是听错了,但是…不行,好在意…嗯?

     “ええええ,药研?”突然被药研藤四郎抱住,一期一振感觉非常不真实,同时内心也按捺不住十分雀跃,异常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令一期一振呆滞着完全反应不过来。

       实际上抱着一期一振的球球对于一期一振呆滞的反应更加无法理解,于是埋在一期一振胸前的脑袋蹭了几下一期一振以示亲昵。

     “药,药研。”一期一振红着脸,颤抖着手往药研藤四郎头上放。“莺丸殿,药研对我撒娇了な,哈哈。”

     “一期……你ooc了吧。”

       闻言,一期一振还没放到药研藤四郎头上的手握拳,一脸义正言辞地开口,“关于弟弟的事,能说是ooc吗?”

     “……你高兴就好。”莺丸选择低头喝茶。没眼看,没眼看。




 

       药研喵循着味道赶过来,看到被随意丢在地上的眼镜不禁有些心疼,赶紧轻轻叼起它,刚抬起头就被眼前一期一振一脸幸福准备摸头以及自己本体期待的撒娇眼神晃瞎了眼,嘴里叼住的眼镜也被吓掉。不过眼镜在此刻也不重要了,药研喵一个箭步冲到一期一振身边,猛地跳到一期一振头上拿爪子拍了一下一期一振的脑门。

     “???”一期一振不明所以。猫药研则受惊似的脱离一期一振,手脚并用跑走了。手脚并用……一期一振意识到事态不对,抬手把自己脑袋上的猫抱下来,却被对方的眼睛吓到了。

     “莺丸殿,审神者的球球是黄瞳吧……”

     “啊,一期你和它关系那么好,就不要怀疑自己了。”

       联想到药研藤四郎刚才那让自己高兴不已但又确实反常的行为,又看看手中瞳色莫名其妙转变成浅紫色的球球,一期一振吞了口口水开口,“难道,你是药研吗?”

       球球点点头,一脸“真是抱歉啊,刚才那个会撒娇的我是不存在的”。

     “药研你别这样看着我啊……”

     “也就是说,药研你和球球的灵魂互换了?”莺丸好心提示一期一振现状的关键点,“那,掌握着药研身体的小猫接下来又会做什么呢。”

     “药研你别担心!”一期一振站起来,把手里的猫放下,“我去联系主公。”

     “……”药研喵只能目送一期一振离开,然后看着莺丸。

     “药研你担心自己的本体就去找找吧。”

       药研猫迟疑了一下,点点头继续自己的追踪。

     “话说回来,那只猫好像很喜欢鹤丸啊……已经走了啊。”

 

 



 

     “诶呀,难得审神者现在不在。”鹤丸国永拿出一包小鱼干,“终于可以放心去投喂球球了。真是的,不知道审神者怎么想的,没有一次不阻止我给球球喂多点小鱼干,明明猫喂得胖一点,圆滚滚的才可爱啊。”

       鹤丸国永拿着小鱼干,突然一脸兴奋,“而且今天审神者是拜托药研照顾球球,还可以顺便和药研一起……啊。”走到转弯处的时候,鹤丸国永被撞倒了,“幸好小鱼干没有撒出来。”

     “う。”猫药研被撞得疼得不清,双手捂头侧着身子躺在地上。

     “啊,药研你没事吧?”鹤丸国永把药研藤四郎拉起来,却不知为何被药研藤四郎环抱住腰。“药研?”恋慕之人突如其来的热情让鹤丸国永觉得心脏都不太好了,此时不占便宜更待何时?

     “药研。”鹤丸国永十分煽情地呼唤抱住自己的短刀,手还没来得及放到药研藤四郎腰上,对方就已经毫不留情地快速蹲下去。

     “……”鹤丸国永,内心受到一万点伤害。

       而猫药研则充分发挥自己作为猫的天性两只手抓着鹤丸国永手中提着的(小鱼干)袋子,同时也展现出作为审神者爱宠的温顺只是单纯的轻抓袋子。然而鹤丸国永尚且不知道为什么,“诶,药研你这是怎么……”

     “喵~”

     “什么,喵?!!!!”药研藤四郎说出了相当具有违和感的台词,鹤丸国永有点害怕地低头,却成功被药研藤四郎渴望的眼神击杀,虽然渴望的对象是小鱼干……不过这样一来也能解释得通了,想必那声“喵”是暗示想要小鱼干吧,嗯嗯,鹤丸国永一本正经地脑补出了理由。

       药研这样的表情可不多见啊,深刻地想要什么的同时还软萌至极。这么想着,鹤丸国永拿出一条小鱼干交给药研藤四郎。谁知药研藤四郎竟然把整条一口吞下,然后直接开始咀嚼。

     “……”小鱼干嘛,直接吞应该还行吧,反正药研又不会全吃了。

       [喀嚓]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呜——”药研藤四郎把小鱼干吐出来,一脸疼痛的表情。

     “不,不可能吧……药研你为什么要咬鱼骨?”鹤丸国永蹲下来捧着药研藤四郎的脸,然后想起来什么似的收手,“那,那啥,药研,我不是故意碰你的脸的。”虽然自己平时确实……鹤丸国永,突然失落。

       药研藤四郎没说话,默默地轻蹭鹤丸国永的手。(来自球球的安慰)

     “药研,你真的没事……嘶——”突然冲出来的黑猫用爪子狠狠地挠了鹤丸国永的手背,留下几道血痕。

       鹤丸国永赶紧收手,然后看着黑猫冲着自己发出愤怒的低吼,尾巴竖立得笔直,浑身上下的毛都涨起来。看来是气得不轻,鹤丸国永腹诽,问题是我好像什么都没干啊?球球对自己的态度,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鹤丸国永眨眨眼,视线在药研藤四郎和球球之间交替,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知当不当讲……”

       药研藤四郎看都没看鹤丸国永,只是拿手背蹭自己的后脑勺,呃…或许是在梳理头发。而球球瞥了鹤丸国永一眼,点点头。好吧……我好像更能确定了。

     “该不会,你们两个灵魂互换了吧?”

       球球点头,另一边药研藤四郎还在蹭自己的脑袋,不是,是梳理头发。

     “啊~”鹤丸国永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抱起药研猫,“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国永那带着几分兴奋的语气成功激怒了药研猫,于是药研猫又对鹤丸国永的手背补了几爪。

     “抱歉抱歉,哈哈,嘶——话说还真的挺疼的。”鹤丸国永摸摸自己的手背。

       ……看到鹤丸国永手背上渗出的小血珠,药研猫突然内疚,伸出肉球轻轻按在鹤丸国永手上。

     “嗯?我没事哦,这点小伤……啊我没有觉得你弱的意思。”鹤丸国永伸出空出的那只手,靠近药研猫的脑袋,“药研,我能不能摸一下?”

       药研猫非常果断地拒绝了鹤丸国永,把尾巴狠狠地甩在鹤丸国永伸过来的手腕上。你平时不是经常摸球球吗,又不是没摸过,和平时有什么区别。

        嘿嘿,这一次没有用爪子了。“那去找主公解决?”

     “不用了,在下已经来了。”看到药研猫的视线看着自己身后,审神者又开口,“一期去做任务了。刚才确实是他来找在下的。”

     “(猫的声音:我并不是在担心一期に,只是想问您真的不打算解释一下我会是现在这样子的理由吗?)”

     “是这样吗……”审神者自知理亏,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主公你能听懂吗?”鹤丸国永问。

     “普通的动物当然是不行的啊,不过药研和在下有灵力联系,所以可以理解。”审神者转身朝向自己的房间,“在下先去布阵,他们两个就拜托鹤丸你带过来了,不过在下情况不确定,你们最好耐心点在在下房间等着。”

     “这是不是太难了,主……”

     “你和球球关系不是挺好的吗?小鱼干~”审神者微笑,然后扭头就走。

       嗯……

     “呐,药研,你说为什么审神者对我喂球球多一点小鱼干意见那么大呢,明明猫圆滚滚的样子多可爱。”鹤丸国永举着药研猫抱怨。

       ……这不是很明显吗,ta不喜欢胖胖的猫。

     “啊,药研,我受到了伤害,要撸猫才能好的那种——”鹤丸国永拉近和药研猫的距离,几乎都碰着药研猫的鼻子撒娇。

     “喵!”药研猫四肢都踩上鹤丸国永的脸,尽力拉开距离。所以你平时摸的还不够多吗,非要在这个时候摸!

     “而且,因为这一次是药研嘛。”像是看透了药研猫刚才的想法,鹤丸国永可怜兮兮地盯着药研猫说。

       ……药研猫在内心挣扎了一下,暗自叹气,然后尾巴轻轻卷上鹤丸国永的手腕。

     “药研……”鹤丸国永受宠若惊,激动之下对着药研猫亲了一口。然后不出意料被炸毛的药研猫狠狠地拍了好几爪,原本松松卷着鹤丸国永手腕的尾巴也不留情面地甩上去。

     “抱歉抱歉,情不自禁就呃。”药研猫偏头,无声催促鹤丸国永赶紧去找审神者。

     “了解!”鹤丸国永把药研猫放在自己肩头,“小心。”然后抱着猫药研走。

       药研藤四郎突然感到异常羞耻,不知是因为变猫,还是因为本体缩在鹤丸国永的怀里。





 

     “啊,时机刚刚好,到这里来吧。”审神者指着地上的阵型,“药研,球球进去吧。”然后审神者有开始自顾自地捣鼓起来。

       ……

     “好了。”审神者默念咒语,阵法中央散发出刺眼的光芒使药研与球球的身形完全隐没其中。

     “……主公,这,这是什么情况……”鹤丸国永指着药研藤四郎抖了两下。

     “怎么了?”药研藤四郎抬手,视线中的是自己的手无误了,但是鹤丸国永的反应也太奇怪了。

     “你看啊。”鹤丸国永拿过审神者的镜子交给药研藤四郎。

       镜中的自己,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除了脑袋上方多出的猫耳……猫耳?!药研藤四郎默默低头,果然……药研藤四郎捂脸,不想接受猫耳猫尾的设定。

     “咳,这是因为本次治疗需要两个疗程的原因吧,只是一次还会保有一些猫的特征。”

     “那个不确定的语气是要怎么样啊……”

     “第二个疗程要明天才能做了,不能急功近利啊。”

     “说实话我很好奇,主公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变猫),你不会是为了好玩吧……”药研藤四郎发出质疑。

     “因为有人有需求。”

     “谁会有和猫交换灵魂的需求啊……”

     “ギリシャさん……”

     “……”

        审神者抱起球球,“鹤丸,药研,下午的4号田地就交给你们了,药研有异常情况记得及时联系在下。”





       

     “……鹤丸老爷,能请您好好工作吗,不要一直看着我。”实在无法忍受一直黏在自己背后的视线了,药研藤四郎直起腰回头。

     “哦,哦,好。”鹤丸国永愣怔了一下,赶紧拿好锄头。

     “噗,鹤丸老爷,你刚才就像只呆头鹅。”药研藤四郎忍不住一笑。

     “……哈哈,是吗。”鹤丸国永没有像平时一样对药研藤四郎笑闹着提出抗议,反而如释重负般笑出来。

     “鹤丸老爷你…”

     “哦,对了。”鹤丸国永打断药研藤四郎的话,走到药研藤四郎身边把头上的草帽摘下来扣到药研藤四郎头上,“这样防晒。”

     “我不怎么需要草帽,再说了你呢。”药研藤四郎伸手抓上帽顶,又被鹤丸国永按住手。

     “这样就看不见了。”鹤丸国永弯腰看着药研藤四郎暧昧一笑,仍握着药研藤四郎的手没有松开。

       薄薄的手套几乎没有阻隔,鹤丸国永的体温在紧密的接触中传达来有点热。暧昧的微笑中传达的关切,好像让两人间的呼吸都变得灼热,手背上覆着的鹤丸国永的手的温度也逐渐不那么热。

     “虽然我是觉得药研搭配猫耳很可爱了~”鹤丸国永揶揄一笑。

       药研藤四郎则突然从状况中反应过来,“啪”地一声拍开鹤丸国永的手,抓着帽檐低头背对鹤丸国永。

     “嗯?”

     “我知道了,继续工作吧。”语毕,药研藤四郎又往前走了两步,拉开与鹤丸国永的距离。

     “等下啊,药研……”这块地还没有松完土呢,鹤丸国永看到药研藤四郎的背影就不再疑惑,把话吞了。脖子后面已经红了啊……真是不易察觉的可爱啊。

     然后鹤丸国永开始专心致志于工作。按照平时,绝对是要对药研开启恶作剧的吧,但是今天药研也算很辛苦了,从各种意义上说……倒不如赶紧结束工作,让药研清闲一会。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口是心非的药研……

     

     ……




        鹤丸国永直起腰,“おい,药研,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没有必要。”药研藤四郎回绝了鹤丸国永,手中松土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停下来。

     “哦……”但是你松土用力都不稳…鹤丸国永压下心中的顾虑,大不了多注意一下吧,说不定这是新的松土方法也不一定呢。

       鹤丸国永抬头,看到药研藤四郎身形晃了两下后站定,拿锄头支住身体,使劲摇头。末了,好像仍然没有好转似的,低着头,腰也弯下来。

     “药研,你没事吧?”鹤丸国永丢下锄头,冲到药研藤四郎旁边扶住药研藤四郎的胳膊。

     “没事啊。”药研藤四郎抬头,看起来的确是没什么问题,脸色正常。

不,他平时就是那种病态白。“可是你刚才……”

     “那个啊……”药研藤四郎躲开鹤丸国永的视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昏昏欲睡,明明我昨天的作息非常正常……这样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总想着睡觉。会给鹤丸老爷的内番带来麻烦的……”

     “药研……”本来沉浸于感动中,鹤丸国永突然兴奋地开问,“这是在关心我吗?”

     “没有!只是这样太不可靠了……”说着说着,药研藤四郎自己停下来,这简直就是欲盖弥彰啊……

     “了解的,了解的。”虽然鹤丸国永一直都是那种“你要我顺毛摸,我却更好奇逆着摸什么感觉的人”,但也不是什么太过的人,这种时候该顺毛还是要老实顺毛的。“药研你也没必要觉得羞耻,你不是还保留着猫的一些特征吗?猫是嗜睡的动物,应该是这个原因。”

     “确实是这样……”

     “那药研你去休息吧,午睡。”

     “啊?”药研藤四郎一脸惊诧。

     “这也没什么吧,反正剩下的我一个人就可以了。而且,”鹤丸国永勾住药研藤四郎的脖子,摆出套近乎的姿态,“我也经常摸鱼,这都不是什么严重问题~”

     “啊啊。”药研藤四郎一脸冷漠,“我还以为你不知道你经常摸鱼不认真工作呢……”

     “啊哈哈。”鹤丸国永松开药研藤四郎站起来,然后在药研藤四郎想继续工作的时机趁其不备将其打横抱起,“去廊下休息吧。”

     “……哦。”

     “哼哼。”鹤丸国永低头看药研藤四郎的反应,对方只是面无表情地待在自己怀里,并没有别人的据说以及想象中的娇羞不已。

     “……药研你没有什么心跳加速的紧张感吗?”

     “啊?”药研藤四郎抬头看向鹤丸国永,神色略带鄙视:“鹤丸老爷,您该不会这一段距离都抱不动我吧?”

     “当然不会了!”

     “那我有什么害怕你抱不动我而让我摔下去的必要吗?”

     “……没有没有。”啊,还真是符合药研风格的回答啊,不懂风雅什么的……不过能公主抱也是不亏啊!鹤丸国永振作起来,走到廊前把药研藤四郎放下,“药研你好好休息。”

     “嗯。”药研藤四郎意外地没有多说些诸如“请老爷您认真工作”这样的话,眼皮耷拉着,回话也有气无力的。

       鹤丸国永不禁担心起来,虽然知道药研藤四郎没事,但是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所引发出心疼的感觉,确实也无法停止。镇定下来,鹤丸国永转身打算工作。不经意间却被药研藤四郎拉住了衣袖,“药研?”鹤丸国永心中一紧,难道药研现在很难受吗?

     “鹤丸。”

     顺着药研藤四郎拉袖子的使力方向,鹤丸国永弯腰靠近药研藤四郎,头上突然被隔着什么按了一下。

     “草帽还给你,在廊下休息不需要这个。”看鹤丸国永愣愣的没动作,药研藤四郎对着帽顶轻拍了一下,“谢谢你啊,鹤丸老爷。”

     “……ああ。”鹤丸国永顺势低下头笑笑,站起来。“不用不用。”



 



       那就稍微坐一会吧……午后的阳光温暖的同时似乎本身便带有形容不出的钝感,更多困倦之意袭来。药研藤四郎笑了一下,抬头看向鹤丸国永的背影,不远处的鹤丸国永白色的背影在日光下好像罩着一层柔光,在视线中逐渐迷蒙。

       鹤丸在这里的话……午睡也可以吧。这样想着,药研藤四郎已经侧身躺下,控制不住地蜷起身体,胳膊紧贴身体,尾巴搭在腰侧。

 





     “よし,完成收工。”鹤丸国永抬头望天,“啊,太阳光还很灼热呢。这么早就完成了,搞不好这是一个人的工作分量。”鹤丸国永叹气,“这是打定了我肯定会摸鱼吗……”

     “既然知道那就请您以后内番少摸鱼,て,药研肯定会这么说。”想到这一点,鹤丸国永回身看药研藤四郎,惊奇于对方真的午睡。

     “诶,没想到真的睡了啊。”鹤丸国永走到药研藤四郎面前,“看来变成猫真的是很困扰啊。”

        鹤丸国永做到药研藤四郎旁边,“本来还想和药研一起做点什么好玩的事情的,看来还是算了吧。”

       话说,这缩成一团的睡姿还真像猫,从来没见过这样睡的药研……嘛,虽然自己也就是在织田家的时候见过几次药研睡觉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夏天,真是无法言说啊……

       鹤丸国永坐在廊下的阴影中,毫不费力地盯着午后的晴空。流云倒映在浅金色的眼眸中,虽然美丽,却也遮掩住其中的情绪。

       以前的药研通吉光,现在的药研藤四郎……鹤丸国永茫然地听着蝉鸣,被其中蕴含着的暑气所感,觉得头昏脑胀。好热……鹤丸国永抬起胳膊打了个哈欠。

       旁边的药研藤四郎头顶的猫耳随着声音响起动了一下,脑袋也挪了一点,紧挨着地面的一侧脸隐约显现出红痕。

       嗯?吵到他了?鹤丸国永下意识去看,被药研藤四郎脸上的红痕吸引了注意力。这是压到了吧,这样时间长了脖子也会不舒服吧。鹤丸国永扭过身体,一手触及药研藤四郎的头顶,另一只手伸到药研藤四郎脖子侧轻抬,头顶上的手借势滑到药研藤四郎脸侧抬起药研藤四郎的脑袋,把自己的腿盘起来贴近药研藤四郎的脑袋充当枕头。

       真是可爱啊……鹤丸国永看着药研藤四郎沉浸于睡眠完全不介意被抬起脑袋的样子,都要忍不住自己的笑意了。不过,以前见到的那几次睡颜,从来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安宁,就算是在本丸,也不可能这样任人触碰还没反应……

       啊……如果现在枕在自己腿上是正常的药研该多好……

       这么一想,自己怪贪心的,鹤丸国永捂脸,虽然自己一点也不羞耻。

       一阵微风吹过,药研藤四郎的鬓发也被吹起,又散开,那对猫耳更是毛绒绒的,看得鹤丸国永心里痒痒的。药研都这么沉迷于睡眠了,摸一下也没什么吧?怀着不确定的心情,鹤丸国永朝药研藤四郎头上的猫耳伸过去。刚上手,那充盈的毛茸茸触感就击沉了鹤丸国永的心,这和小小的球球不一样多了。没留神,折到猫耳了,药研藤四郎猛然睁眼,挣扎着抬起上身要坐起来,结果头顶在这过程中“碰”的一声撞到鹤丸国永的下巴。

     “唔!”药研藤四郎痛得重新趴到鹤丸国永的腿上。

     “啊,疼疼疼。”鹤丸国永揉揉自己的下巴,看着药研藤四郎话都说不出来,又颇为疼惜地轻抚药研藤四郎头顶被撞到的地方。

     “……药研,抱歉。”清醒状态下很明显是不能摸的吧……やばい,来不及收手了。

     “喵~”药研藤四郎抬头蹭了一下鹤丸国永的手掌心。

       软绵绵的声音让鹤丸国永感到耳熟(球球被摸舒服的感觉),于是鹤丸国永忍不住问,“……很舒服吗?”

     “……”药研藤四郎脸色阴沉。

     “……我懂,我懂,猫的特性嘛。”鹤丸国永停了一下,“还疼吗?”

     “不必担心。”药研藤四郎估计是感到羞耻过头了,索性转过身体背对着鹤丸国永就不动了。

     “……”鹤丸国永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从药研藤四郎背后伸手把手放在药研藤四郎下巴处轻挠。

       药研藤四郎一开始完全没反应过来,情不自禁就靠到鹤丸国永身上了,然后在意识到的瞬间脸色爆红,“鹤,鹤丸……”

     “这样或许可以减轻你的痛感。”

     “不,不用了……”虽然是真的,但是这样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不用羞耻お,这是因为审神者吧?”鹤丸国永紧贴着药研藤四郎,以至于药研藤四郎的猫耳十分真切地感受到鹤丸国永说话间的吐息。

     “つ、つる……”

       药研藤四郎紧张地发抖,就像球球第一次被审神者带过来的时候,鹤丸国永竟不知该怎么想。

     “安心。”说着鹤丸国永把手绕到药研藤四郎背后,顺着猫尾撸下去。

    “停下来……”药研藤四郎小声说。

       可惜鹤丸国永没听见,又摸上药研藤四郎尾椎处的尾巴,还不忘轻揉。

     “う。”药研藤四郎发出不耐的声音。

       ……不对。鹤丸国永突然意识到事态不对,这是什么R18展开啊!幸好没人看……

     “药研,在下刚才查东西发现第二个疗程可以不用等到……”明天,现在就可以……

       审神者呆愣在原地,“……打扰了。”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主公——”你回来啊……(;´д`)ゞ


       之后,药研藤四郎很长时间都没有和鹤丸国永一起出阵或内番。

 

end


差一点发车(′д` )…

这篇已完结

有意见尽管提,以后的填坑可能更。。。。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