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厉十六

织田时代妄想1(鹤药)

cp:鹤丸国永x药研藤四郎
大概是想表述“论鹤丸国永是怎么沦陷的”
因为想写比较有趣的,所以织田的性格就依照个人对《忍者少女千鸟》的织田的感觉来描绘了。(话虽如此,有趣不有趣还是很难说。)
怎么说呢,本篇药研的性格和本丸的描述的不一样,不过姑且是把个人心中的魔王刀描绘出来了。
这个短篇有很多没解释的地方,以后大概会补充的。|ω•`)
如有不好,还请多多包涵




        鹤丸国永第一次见到药研,是在织田家。那时的药研被称作药研通吉光,而并非现在的药研藤四郎。药研通吉光是织田信长的爱刀,听说在被献给织田信长时,织田信长便亲手将药研通吉光的头发束成马尾以示宠信。

        关于药研通吉光的故事,鹤丸很早便听说了,让粟田口派的刀剑更加显名的药研通,有人称他是“忠义之刀”,也有人说他不过是未能完成主人心愿的背叛者。不过,鹤丸国永所在意的并不是药研通的忠义问题,而是他能否给自己带来惊奇。连名字背后的故事都那么让人惊奇,鹤丸国永已经忍不住想给药研通带来惊吓了,他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今天,织田信长没有和药研通待在一处,这是一个好机会。这样想着,鹤丸已经蹑手蹑脚地走向药研通了。

        “哇!”走到药研通背后的鹤丸使出了他惯用的伎俩,然后格外认真的盯着药研通。

        “……”药研通只是瞄了一下鹤丸的腿,然后拿起身侧的纸扇。

        噢,这是要用扇子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吗?看来要小心被打了。鹤丸紧盯纸扇作好了准备。可是药研通“哗”地一下打开纸扇后,只是用它遮住了自己眼睛以下的面部,透过露出的眼睛,鹤丸感到药研通的情绪没有一点变化。

        即使是惊吓宗三也能令其脸色大变的鹤丸国永,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那么无聊的刀剑。屋子里像平常一样静寂。

        “鹤丸国永?”一抹淡粉映入鹤丸的眼中。

        “哈哈哈哈,是宗三啊。”

        “嗯,你来这里做什么?”

         屋内又恢复了原来的静谧。鹤丸偷偷看向药研通,却见对方只是望着远处的池塘。

        “噗。”将鹤丸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的宗三忍不住轻笑出声。没想到,鹤丸国永也会有吃瘪的一天,真是……大快人心?

        “……已经够了,我走了。”鹤丸国永头也不回地跑出去。已经够了,连宗三都觉得好笑了,这简直是刀生最大的耻辱……

        “你还好吧?”宗三坐到药研通身边。

        “……”

        “不过,那个男人大概已经知道了。”

        “嗯。”      

         晚上,鹤丸国永被叫到织田信长的房间,就“惊吓药研通”这件事进行谈话。真是厉害啊,居然能让织田信长化身为唠唠叨叨的老妈子,而且自己并没有吓到他!从这个意义上,药研通也算带给自己惊吓了……鹤丸不禁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归蝶大人给自己说好话,估计自己一时半会还回不来……还真是相当喜欢那把刀啊……

        “没事吧?鹤さん?”

        “啊——是小光啊。”鹤丸一把抱住光忠趴在他肩膀上。

        “我从长谷部君那里听说了,你去惊吓药研通了吧?”

        “嗯……”鹤丸国永有气无力地作了回应。

        “主公怎么说的?”

        “就是很普通地老妈子一样唠叨,就像小光一样。”

        “……”

        “嗯?”

        “怎么了?鹤さん?”看着刚才还灰心丧气地趴在自己身上,现在却突然一副斗志昂扬神情的鹤丸,光忠有种不好的预感。

        “主公让我以后不要去吓药研通了,但他其实并没有生气。”

        “所以?”

        “我还要去吓药研通。”

        “……你之前不是还抱怨药研通无聊吗?而且主公也让你以后不要去吓药研通了,就算他真的没生气……”光忠似乎准备长篇大论来阻止鹤丸。

        “哈哈哈哈,骗你的啦,怎么样,有没有被吓到?人生就是需要一点惊吓啊。”鹤丸拍拍光忠的肩膀大笑。

        “唔啊——光忠我先回去睡觉了。”鹤丸朝烛台切摆摆手。

        “真的不要紧吗?”光忠陷入了沉思。

        今天织田信长也没有同药研通待在一起,又是个难得的好机会。鹤丸国永走向药研通的居室,今天的鹤丸带着自己的本体。

        药研通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同往日一样端坐在屋内的绸垫上,而是坐在廊下。深紫色的长发高高束起,发尾在地板上散开。

        鹤丸国永有点紧张,蹑手蹑脚踏着地板走向药研通。鹤丸国永向药研通伸出手。药研通猛然转过头,短短一瞬间扬起疾风般的威势手执短刀指向鹤丸国永。

        “是鹤丸国永啊。”药研通收回自己的本体,眼神一如上一次那样冷淡,但鹤丸国永分明从中看到别的什么。那是无法捕捉的感情,不会轻易出现于人前的感情。当它发现旁人便会毫不留情地潜回深处,一切重归原样。

        可药研通浅紫眼瞳上晕染开的一层水雾却无法倏忽收回,映照于鹤丸国永心上。

        “这对眸子里有什么呢?”鹤丸国永不自觉地捧起药研通的脸,想要看清其中隐藏的事物。

        “つ,つる……”

        微薄的水雾被流溢出的惊讶打破,鹤丸国永也因此从迷离恍惚中反应过来自己与药研通的状况。

        “……怎,怎么样,吓到了吧?人生就是需要一点惊吓啊,哈哈哈。”鹤丸国永又一次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

        “鹤さん怎么了?”在廊下散步的光忠看到鹤丸国永急急忙忙跑过来……等一下,这个方向……那不是药研通的房间吗?!

        “小光。”鹤丸国永一把抱住光忠,本来想责怪鹤丸的光忠看着鹤丸不对劲的样子,只得把责怪的话都咽到肚子里,询问他怎么了。

        鹤丸国永一本正经地看着光忠,“小光,我,我好像沦陷了。”

        “……哈?”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