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厉十六

徒留一成不变的我在原地[下]

◎cp:鹤丸国永x药研藤四郎(请注意避雷!)
◎奇奇怪怪的产物,开头含有强制成分(其实是在双向情感下的)。对于这个自行车(可以不看,大概),我没什么想说的了(开车一时爽,开完火葬场)
◎本来开头的情节是有“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感觉,但是我只写了最后一根稻草,所以看起来莫名其妙,请多包涵。想表达鹤丸的执念和药研的“自卑”逃避?审神者都明白。恶劣鹤丸国永表现有,特别害怕xx的药研有
◎最后塞了一点对话…(大概有用)













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鹤丸国永突然感到恐惧,药研藤四郎细微无力的喘息声也好像化作抑郁情绪压在鹤丸国永心上。鹤丸国永忍不住落泪了。

        冰凉的液体滴落在药研藤四郎肩膀上,药研藤四郎打起精神看看鹤丸国永,终于像是下了好大决心伸出左手覆在鹤丸国永脸颊上,泪水便顺着拇指滑落到虎口。鹤丸国永与药研藤四郎视线相接,内心的情绪更加难以控制,眼泪簌簌滚落。

        “为什么要露出这种表情……被做了过分的事的是我,该哭的是我才是吧……”

        “……”鹤丸国永是真的不知道如何作答,而且药研藤四郎勉强说话的无力感也更加深了鹤丸国永内心的失落,让鹤丸国永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冻结了。

        “……”

        “……鹤丸。”不是全名的称呼如同石块撞击冰面击碎鹤丸国永心上凝结的冰,使鹤丸国永的心激烈地鼓动。

        鹤丸国永紧紧抱住身下的药研藤四郎,脸颊相贴,“我爱你,第一次见到你的瞬间就已经爱上了。那个时候,被送到御牧家之后,我一直都在想着你,会いたい(想见你),但是结果……”鹤丸国永哽咽了一下,又继续说,“即便如此,我也还是爱着你,一直都没有忘记你……在本丸与你再次相遇真是奇迹,幸せ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直在逃げる,不管是我还是别的什么,所以很害怕,这种奇怪的状况……”

        “……”鹤丸国永支起上身,又低下头不去看药研藤四郎,“我知道的,你说出‘讨厌’的理由的时候我就应该停下来……但是停不下来……对不起……”

        药研藤四郎伸出左手顺着鹤丸国永脖颈边的稍长的一绺头发,轻柔的动作中表达的安抚意味让鹤丸国永的心雀跃。

        “药研!”鹤丸国永想要再抱住药研藤四郎,却被药研藤四郎用左手按住脸。

         “很讨厌。”感受到鹤丸国永的眼睫很明显地向下扫过自己的手掌,失落的感情也一并传达过来。药研藤四郎无奈了,犹豫了一下环住鹤丸国永的脖子,“浴室。”

        “唔?”

        “……”药研藤四郎别过头,闭上眼睛,似乎有点生气,“身上黏乎乎的,很讨厌……それに(而且),痛い,去不了。”

        信息量太大,鹤丸国永一时之间消化不过来,但还是赶紧爬起来整理好衣服,抱起药研藤四郎溜到浴室。

        鹤丸国永抱着药研藤四郎跨到浴池,期间药研藤四郎一句话都没有说,鹤丸国永有些不知所措,要把他放到哪里呢……都说很痛了会不会坐到自己腿上会比较好受一点,可是……

        鹤丸国永低头,想从对方神情上探求点什么,结果不但什么都没看出来,反而还因为对方身上情爱过后的痕迹思绪更加杂乱。鹤丸国永决定破罐子破摔先坐下来再说,却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啊?!”脚步声迫近的压迫感与对暧昧痕迹被发现的害怕搅在一起,鹤丸国永情急之下把药研藤四郎抱在怀里,又使药研藤四郎的脑袋贴着自己的胸口挡住他。

        “……”药研藤四郎像是默许鹤丸国永的行为,闭上眼睛没有动。

        “鹤丸君?”

        “啊哈哈,是你啊,审神者。”

        “是,没想到这么晚了你会在这里泡澡,可以去温泉那边啊。”

        “……啊,话说回来,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打扫浴室。感觉这个时候应该没人了,所以过来了。”

        “哦哦,那还真是……”

        “所以你赶紧起来。”审神者朝鹤丸国永走过去。

        “啊啊啊啊啊!”

        “……怎么突然激动了?”

        “我是裸体啊!你在本丸根本还性别不明好吗,是女性怎么办!”

        “嗯……有道理。”审神者转过去,“我忘记带打扫用的某工具了,现在回去再过来应该要用5分钟,你最好在5分钟之内走。”审神者笑笑,没看错的话,是怀里有什么人吧,真是……

        “……5分……”

        “我不接受反对意见。”审神者径直走出去。

        “……”

        “走吧。”药研藤四郎终于开口。

        “……就这样吗?”虽然听出来鹤丸国永话中有所指,但所指到底是什么药研藤四郎还是不明白,于是疑惑着点点头。

        鹤丸国永沉默了一下,脸突然涨红着把手放到药研藤四郎大腿上。

        “?!”药研藤四郎很明显抖了一下,不过并没有下一步反应。

        鹤丸国永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清理好不行……所以……对不起!”

        ……

        鹤丸国永抱住药研藤四郎走出来,想了一下往自己的居室走去准备换衣服。

        “药研,我换完衣服就送你回去。”鹤丸国永把药研藤四郎放到自己的被褥上。

        “あの,药研……之前把审神者送给你的和服弄脏了,对不起……”等下……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在道歉……这种“做都做了,再道歉”的感觉……まち弱い,悪い……能被原谅吗?不,不他能不生气就好了……啊,算了算了,鹤丸国永摇摇头,不想了。

        “所以……只能先穿我的衣服了。”感觉这对于讨厌自己的人来说非常残酷啊……鹤丸国永把内番服拿到药研藤四郎面前蹲下来,“可以吗?”鹤丸国永抬眼看看药研藤四郎的神色。

        “谢谢,拜托了。”

        鹤丸国永小心翼翼的动作落在药研藤四郎眼里只引发了药研藤四郎无奈的叹息,鹤丸国永的心纠紧,还是生气吗?不管怎样,鹤丸国永还是什么都没说,给药研藤四郎穿好衣服后把他抱回炼药室。

        最终,鹤丸国永还是忍不住问:“还……生气吗?”

        药研藤四郎侧躺在被褥上,因为白色的和装太过宽松,穿在药研藤四郎身上显得没有实感,就像被白色的布料包裹着。白色在被褥上铺开,像是盛开着的白色的花,在月光下散着柔和的浅淡白光,短刀的身体与其中显得更加脆弱瘦小,难以置信自己刚才强制对他做了那样的事情,粗暴地。

        鹤丸国永把视线移到榻榻米上,榻榻米在月光下发出发白的浅青光泽,竟有点像冰凉的矿石的光泽,一股寒意涌上鹤丸国永的心头,膝盖也觉得有丝丝凉意,叫人分不清寒意到底是来自于内心还是榻榻米。

        “……”察觉到鹤丸国永视线的偏转,药研藤四郎抓了一下衣袖,视线偏转到枕头上,盯着散在枕头上的稍长的鬓发。“そんなに 好き ならは(那么喜欢的话),就自己努力让别人不讨厌你啊。”

        “?”鹤丸国永不解,看向药研藤四郎。

        虽然视线避开,脸颊上的浅红色在月光下也几乎要看不到,但月光的一部分落入他的眼睛,微微发亮,加上那份“没有实感”,显现出一种虚幻的魅力。鹤丸国永陷入虚幻之中,不自觉地回答:“嗯,嗯。”

        药研藤四郎转身,背对着鹤丸国永。鹤丸国永盯了药研藤四郎的后背好一会,突然醒悟过来似的,激动地问:“也就是说,已经不生气了?”

        药研藤四郎已经睡着了。也是啊……应该很累了吧……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原谅了。鹤丸国永顿了一下,还是决定躺到药研藤四郎旁边,从背后抱住他。

        ……明天,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




        [敲门声]
        “嗯?”鹤丸国永赶紧爬起来开门。

        “药研君,我……鹤丸君?”

        “嗯。”

        “怎么了?看你没睡好的样子,是来找药研君让他给你看看吧,那我们进去吧,正好我也有事。”

        鹤丸国永堵在门口没有动。

        “鹤丸君?对了,为什么没见到药研君……”

        “呃,这个……”鹤丸国永挠挠突然泛起不正常红色的脸颊,视线也偏到一边。

        “……为什么要脸红啊……不。”审神者突然意识到事态不对。昨天看到的那个……本丸里身形小,头发颜色深又不是长发的……也就只有药研君了吧……看来是我智商是硬伤了。

        审神者以手抚额,“我想我知道了……”又抬头对鹤丸国永一笑,“这是好事呢,两个人在一起。”

        “是……吗?”看出来鹤丸国永隐藏的失落,审神者继续说:“药研君很喜欢你呢。”

        “嗯……啊?昨天我是强制……”被审神者用“目死”的鄙视眼神盯着,鹤丸国永闭嘴。

        “呵呵,怪不得。”审神者换回正常的眼神,“但是,说‘喜欢’也是真的。药研君是很可靠的刀剑男士,很早就被召唤来,帮了我很多,是当之无愧的‘废审制造机’,所以我有多关注他。他不管是对自己的兄弟,还是其他的刀剑男士,都很照顾,也能好好相处。但是,我能感觉到,他最喜欢的是一个人(待着),说是‘喜欢’有点不对劲,不过他确实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比和大家一起更放松。他一个人坐在什么地方看着大家的时候,很自然地就眼神无光,表现出不想参与进去的意思。”

        “然后,那天把你召唤来了。那个瞬间,药研君真的是眼睛都亮了,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所以我还特别让他照顾刚来的你呢!不过,他真心实意的笑颜并没有持续多久,大概是因为‘自卑’吧。”

        “……自卑?”

        “说是自卑其实有点不对劲,这和传统意义上的‘自卑’不一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大概就是(自己的生命已经停止,被永远留在本能寺了,但是鹤丸君你还在经历着季节流转。而且,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你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和你与别的刀剑男士相比差远了,共有的记忆也就只有很短的一段)。”

        “药研他……”

        “很难以相信在本丸所见的那么豪爽直率的他会隐藏有这样的情绪?”

        “……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之间发生过什么,织田时代的时候也好,本丸的时候也好,所以我也不能为你解答。”

        “我……”

        “当然,这和他自身隐藏的孤独情绪也是有关的。刀剑的亡灵,是无法转世的,也无法与人的灵魂一同归入黄泉,只是在他们这样的灵体应该到达的彼端。你也不要把错都揽到自己身上。毕竟,风雅的事情不明白,并不是说他没有感情哦。”

        “嗯。”

        “但是,强制就是你的不对了。”审神者停顿了一下,双手抱臂,“那么,作为对你的惩罚,去博得他的原谅并拯救他吧!”

        “啊??”

        “如果你的爱意也就那种程度的话,不愿意我也没意见。”

        “去,我会去的。”

        “那么我先走了哦,昨天打扫浴室都没有怎么好好睡。”




        鹤丸国永关上门走回去,药研藤四郎已经坐起来了,“已经醒了吗?”鹤丸国永跪坐到药研藤四郎面前,像一只大型犬摆出低头认错的姿态贴近药研藤四郎。

        “……大将来了吧,ta有什么事吗?”

        “没有吧,ta没说。”

        “那你们说了什么,那么久的时间。”

        “也没什么……”鹤丸国永好像是害怕自己什么都说不上来让药研藤四郎更生气,看起来讨好的意向更明显了,如果真的是大型犬,恐怕早已经露出肚子示弱了。

        “……哈……”药研藤四郎叹气,意思意思揉揉鹤丸国永的脑袋,然后收手。鹤丸国永抓住药研藤四郎将收回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上并用手覆盖着。

        “?”药研藤四郎抬头看着鹤丸国永。

        “药研,君を愛してる,今も昔も,愛してるのは君だけな(现在是,以前也是,我所爱的就只有你)。”鹤丸国永眼眸中超乎寻常的坚定与话语间流露出的真诚强烈的爱意让药研藤四郎忍不住赶紧移开视线,甚至根本无暇思考为什么要移开视线,但是通过手感受到鹤丸国永的心跳与体温却仿佛携着这些迫近。跃动的心跳敲打着药研藤四郎的心,体温传达着恋恋激情,本来已拿定主意的心因此又开始颤动。药研藤四郎缩手尽量不与鹤丸国永的手接触,然后抽出手。

        “ああ……”药研藤四郎低头笑笑,看起来像是因为害羞而低头,然而眼神暗淡无光,声音里也只有表达“知道了”的意思。

        “……”鹤丸国永盯着药研藤四郎的眉间看了好一会,像是想到了什么捧起药研藤四郎的脸。

        “つ,つる……”从前在织田家的回忆突然涌现,药研藤四郎完全忘记了反应,单纯地按照记忆出声。

        鹤丸国永注视着药研藤四郎的眼睛,认真地对着药研藤四郎说,“已经,不会再留下你一人了。”

        药研藤四郎睁大眼睛,视线完全落入鹤丸国永的视线。鹤丸国永浅金色的眼瞳流露着诚挚的爱,眼神中甚至没有一点刀剑的锋锐之势,如同吐着柔光的焰舌芯。药研藤四郎脸颊发热,眼眶却感到冰凉。

        “所以,一緒にいよう,药研。”

        最终,冰凉猛地泅散开,药研藤四郎的眼泪止不住地顺着眼角滑落。鹤丸国永松手,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

        药研藤四郎低头努力克制自己,眼睛里噙满泪水,扯开发紧的喉咙尽量平稳地说,“真是……笨蛋啊……”像是对鹤丸国永说,又像是喃喃自语。

        鹤丸国永握住药研藤四郎的手与他十指相扣,额头紧贴着药研藤四郎的额发,“对不起,没能察觉到。”

        “いや(不)。”药研藤四郎抬头,额发依旧贴着鹤丸国永,然后主动轻吻鹤丸国永[chu]。

        “谢谢。”药研藤四郎轻笑,眼中的光亮随之闪动一下,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可能是因为泪水溢出了许多,药研藤四郎薄紫色的眼眸中只存有一层流波温和地漾动了,先前眼中光亮闪动着将要破碎的景状已然消失。

        鹤丸国永接连眨了两三次眼,突然兴奋起来,“那,我们可以做恋人同士……唔!”

        药研藤四郎按住鹤丸国永的脸,“这就要看你的诚意了。”

        “……药研——”

        “いから,去给我拿衣服。”






[       “哟,我这样的突然到来吓到你了吗?”

        “鹤丸……国永?”药研藤四郎笑起来,眼中漾着光亮,仿佛从树枝中投射下的阳光微微漾动。

        第一次见到药研君这样的表情呢,审神者感慨。

        “おお(哦哦),你。”鹤丸国永向前走了一步,“难道是药研通吗?”

        “……”药研藤四郎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摸摸鬓发,“确实现在是短发。”

        “洋装也すばらし(很合适)!你真是美しいな……”鹤丸国永把手放在胸口发出由衷的感慨,“短裤与黑……”

        “咳咳。”审神者觉得如果再不打断,话题绝对会朝“绅士”的方向发展,虽然药研君也听不懂。

        “欢迎来到本丸,太刀鹤丸国永,今后还请多指教了。”

        “这位是新的主人,审神者。”药研藤四郎在旁作了补充。

        “这样啊。”鹤丸国永觉得新奇不已。

        “为了让鹤丸君能快点熟悉本丸,这份工作就交给你了,药研君。那么,我先告辞了。”审神者走出锻刀室。

        “药研,药研。”按照审神者的叫法,鹤丸国永连着叫了两声药研,这之中除了欣喜似乎还隐藏着某种不确定。然而药研藤四郎没有体察到,只当他是在撒娇了,这个人真是和以前一样啊……

        “要参观本丸?”

        “嗯嗯。”

        “但是今天已经很晚了,还是先睡觉吧,我带你去你的居室。”

        “おう!”

        ……

        “药研,在这里,怎么样?”

        “ああ(啊),很有趣。”药研藤四郎回头对鹤丸国永轻笑,“这间就是你的居室了,最近几天为了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我要和你睡在一起,介意吗?”

        “不,不,完全没有。”

        “哈哈。”

        “药研比以前更平易近人了啊,以前总是很冷淡。”药研藤四郎停下手中铺被子的动作,以前……啊……

        “药研?怎么了?”

        “……不,我只是在想,你的适应能力真是厉害,这么快就接受了本丸。”

        “当然,人生就是需要一点惊吓啊。而且,现在保有不能理解的事情自己去探寻,也是惊奇的一种啊!”       ]

[       “这里是演练场,那里是……?”走过拐角,鹤丸国永突然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药研藤四郎停下来看着鹤丸国永蹑手蹑脚地朝两个人走过去。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莺丸……”

        “啊!”鹤丸国永大叫。

        “唔啊?!”

        “哈哈哈哈,怎么样,吓到了吗?”鹤丸国永蹲下来,胳膊搭在莺丸肩膀上。

        “是鹤丸啊,没想到是你来了。不过,喜欢这样吓人的,确实也是只有你了。”莺丸喝了一口茶,“你也要吗?”

        “啊不用了。”

        “鹤丸さん,真是好久不见了。”平野藤四郎倒是很直接地表现出高兴,“大家都惦念着你呢。”

        “嗯嗯。”鹤丸国永揉揉平野藤四郎的头,“我也很想念你啊,皇室的小可爱~”

        “那个称呼还是算了吧,要吃点心吗?”

        鹤丸国永低头看看碟子里的羊羹,点点头,“要,平野你喂我吧,啊——”

        “鹤丸,你这样被一期知道了,后果如何你应该明白吧?”莺丸笑笑,仍然捧着茶杯。

        “我知道啊,正好给他一个久违的惊吓嘛。”

        “……”药研藤四郎犹豫要不要打断他们,他们的关系……不知道。

        “药研に。”

        “啊,大将安排我照顾鹤丸国永,所以在这里。平野你和这家伙很熟吧?”

        “嗯,一起在皇室待过。”

        “……是吗。”药研藤四郎看着平野藤四郎递到鹤丸国永嘴边的点心。

        “药研你别误会,我对他没有非分之想的啊!就是吃个点心。”想想一期一振的弟控程度,鹤丸国永不禁担心药研藤四郎会不会和一期一振有一样的反应。

        “……你在想什么啊。”

        “那我们继续参观本丸吧!”鹤丸国永扑到药研藤四郎面前,生怕他不答应。

        “哦。莺丸さん,平野,我先走了。”药研藤四郎绕过鹤丸国永,走在他前面带路。

        “莺丸殿,感觉刚才您的反应有点冷淡?”

        “嗯。只是因为突然想明白,以前鹤丸醉酒后念叨的对象了。他很幸运啊,所以就没打算在刚才和他叙旧,以后再叙旧也不迟。”

        “啊?”

        “平野以后会知道的。”                                                    ]

 [       “药研,快过来陪我打游戏吧。”鹤丸国永抱着游戏手柄对路过的药研藤四郎说。

        “不行。抱歉,现世的东西,我不了解,所以不会。”……不了解……

        “药研,你在干什么?”厚藤四郎路过习惯性地问了一下。

        “厚,能陪这家伙玩吗?老头子一个人也很不容易啊。”

        “老头子……”

        “嗯。药研你呢?”厚藤四郎轻车熟路地走到内室拿起游戏手柄,开始与鹤丸国永的战斗。

        “我还要验收大将这一次送的西洋器械。”

        “啊,是吗。那下一次我教你玩这个吧,药研。我特别想和药研一起玩~”鹤丸国永毫不客气地对药研藤四郎撒娇。

        药研藤四郎只是一笑置之,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我还是完全不能跟上他们啊……时间已经停留在那个时候的我……

        “なあ,厚,药研他会用西洋器械?不是说不会玩游戏吗……”鹤丸国永撇撇嘴。

        “因为时间全部用来研究现代医药用具,所以没时间玩游戏啊。”

        “啊,这样啊。”                                                                ]

       

 [织田时代
       “他人向我渴求的,是我的名字,我的忠义,亦或者是我的身体。那么,你所期待的,又是什么呢?”

        “诶,我……”

        “你也是想要这具身体吗?”

        “不!我想要……”

        “?”

        “你的笑颜。”                                                                    ]




        “药研,在想什么?”

        “没什么。”药研藤四郎笑笑,“你打扮成这个样子是要干什么?”

        “哼哼。”鹤丸国永叉腰,“我和审神者商量好了去现世采购,带着药研。”

        “……”药研藤四郎转身,“不要。”

        “不行,一定要去,这也是审神者的命令啊!”

        “……”

        “对吧对吧。”鹤丸国永自顾自地点点头。

        “那走吧。”药研藤四郎打算出房间。

        “等一下,你就穿这个吗?”鹤丸国永指指药研藤四郎的短裤。

        没在意鹤丸国永具体指的地方,药研藤四郎只是回答“是”。“这也没什么吧,这件衣服很符合现世吧,而且在本丸一直都是穿这样的衣服……”

        “……不行不行!这样会被变态盯上的!”

        “……哈?”

        “总之不能穿这样就出去现世。”鹤丸国永一脸激愤。

        “可是我除了这个就只有和装了,采购的时候行动不便啊。”虽然不明白鹤丸国永的激愤点,不过药研藤四郎还是稍微安抚了一下,然后说“所以,这一次出去就拜托你帮忙买衣服了。”

        “……嗯!”鹤丸国永突然兴奋,拉起药研藤四郎的手,“你所不知道的这些事情,就让我来告诉你吧!”

        “……”药研藤四郎愣了一下,然后回以一笑,“啊,谢谢。”
       





感谢能忍着看到这里[掩面x]那个车我是真没办法了,虽然鹤药群里有同好给了很好的建议,但是我没办法达到……(说实话,以前开车从来没有开完过……)
性格方面其实比较偏之前买的鹤药本……



评论(6)

热度(30)